十大网赌信誉老品牌网站_十大老品牌网赌信誉平台排名【网址大全】

MSW教育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  MSW教育中心  学术与交流
读书会——乔海霞《女性的贫困》
Publisher:胡孟琪  Time2018-05-29 View:31

2014年初,日本的公共电视台NHK播出了一个纪录片《看不见的明天:越来越严重的年轻女性之贫困》,纪录片的内容被整理成《女性贫困》一书。

“我哪里还有什么理想,若硬说有的话,那就是想摆脱现有的困境,过不上不为吃穿发愁的日子吧!”这是一个十九岁女孩的心声。她生长在一个贫困家庭,靠着时薪较高的早晚时段零工维持家用,同时还在函授高中读书。

“结果是做什么收入都低。既然到哪里读挣15万日元,那么同样的十五万日元,和不停地换工作、干一天算一天的没有称谓的工作相比,我会选择带有‘幼师’这个称谓的工作”。敏枝拼命攒学想成为幼师的理由,不是想摆脱贫困,而是获得社会上的信用,这是临时就业的单身妈妈们勉强能够做到的。

“现在几个月了?”“去做过孕检吗”“你男朋友呢?不接电话吗?”电话里传出的是女孩的声音。问题很严重,冈田女士大概已经习惯接这种电话了吧,很平静地打听出想要了解的信息。冈田女士就是NPO组织“婴儿篮”的负责人。“婴儿篮”是一个非营利中介机构,它将怀孕却无法抚养的女性生下的孩子介绍给想要孩子的夫妇收养。日本全国有十五家这样的机构。大多数机构是在孩子出生后到医院从母亲那里抱走孩子。不同的是,“婴儿篮”为怀孕的女性准备宿舍,一直到帮助她们到生完孩子为止。

“妈妈,我们是不是会穷一辈子”

“本科毕业又如何?其实助学金也是负债。”二十四岁的小爱谈到。

“色情店成为救命稻草,这种工作工资高,如果女儿将来说想干这一行的话,我觉得我会同意”。二十一岁的小花说。

刚开始读《女性贫困》这本书,首先看到这个题目,我内心是充满了诧异的,因为在自己的认知结构里是没有女性贫困这个概念的。潜意识觉得女性怎么会是被作为贫困的,现在的社会经济自由、社会倡导女性独立,女性是可以自己经济独立的;即使是农村一些没上学的女性结了婚有丈夫养活自己,也不至于陷于贫困;单亲母亲也可以通过婚姻使自己免于贫困。整本书完整的读完了,有两种情感交织在自己心中,一是对日本底层女性生活的同情、无奈、怜悯;二是对自己不是这个社会的公民感到暗自庆幸。作为一名社会工作者,出于自己的专业使命很想帮助他们脱贫,但社会制度的不同、国家政策的不同等各种现实原因只能沦为有心无力的呐喊。希望她们更多的声音能被听到,社会合力帮助她们。